古砚拍品连破纪录,砚台收藏价值高昂

砚,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和艺术品位令人文墨客们青睐,还以高昂的价值回报吸引着无数的收藏者关注。

砚台拍卖由来已久,但是一直被包含于瓷杂之中。这种状况自2007年西泠印社推出“历代名砚专场”后得到改观。砚台身价一路走来,风生水起:西泠印社的“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估价为80万-150万元的“吴昌硕铭、沈石友铭石破天惊端砚”以235万元成交;中国嘉德2010春拍“翦淞阁——文房清供”专场上,清康熙御制松花石龙马砚以425.6万元高价成交;更令人拍案的是,北京保利2010春拍,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以1400万元成交,打破了砚台拍卖的世界纪录。

近几年来中国内地收藏投资艺术品市场行情大好,而砚石却一直是个冷门收藏项目而未受到关注。但在中国香港则是另一番景象。早在1994年的香港拍卖市场,砚台就已受到收藏界青睐,其价格最高的时候就可达到十几、二十万人民币。10年后的香港,砚台的价格已突破百万。2004年4月,香港苏富比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清康熙松花石雕夔龙纹砚就以140.64万港币成交。翌年,香港苏富比再次推出了清乾隆松花石雕灵芝纹砚,以191.2万港币的高价成交。而内地的砚台市场,一直处于不冷不热的状态,直到2007年,江南第一拍西泠印社拍卖首设名砚专场开始,砚石市场才受到收藏界的关注而风生水起。好在随着砚台市场的日渐繁荣,砚文化、砚学也在兴起。一批砚文化的先行者已纷纷推出砚学专著,一批有识之士也纷纷建立组织宣传推广砚文化。特别是同根同脉的海峡两岸藏砚人,不断交流,相互切磋。

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传统文化的回归,正在形成一股推力,使得砚台迈出低谷,并顺势上扬。

文人砚 宫廷砚 领衔古砚市场

古砚拍品连破纪录 新砚收藏价值不菲

今天,因我们的书写形式和用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极少数书画家及水墨爱好者外,砚台已经脱离实用的范畴,完全变为案头的观赏品和收藏品。因此,唐以前甚至到汉代的砚石,尽管其历史价值很高,甚至有的砚石也很名贵,但因工艺观赏价值相对较弱,其市场价格并不高。明清两朝之后,砚台工艺精品尤多,纹饰美观,特别得到藏家的喜爱。尤其是清三代,即康熙、雍正、乾隆年代的藏品,砚式上承历代,百花齐放,风格多样。取材之广泛为历代所不能及,更是藏家梦寐以求的宝物。但就砚台市场的整体表现而言,尤以文人砚与宫廷砚领衔古砚市场。

在今年6月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之前,砚台一度不被过多地关注。保利春拍,一方砚台以1400万元成交,打破了砚台拍卖的世界纪录。砚台,以石破天惊的气势强势登陆了藏家的眼球。

文人砚,发于宋,兴于明清。宋代重文轻武,文人的社会地位在朝野内外有了很大提升。他们不仅在庙堂之上参与国家的经济、政治决策,更在民间将其高雅志趣融入文化、艺术之中,这尤其表现在绘画方面,从而确立了文人画体系。作为这些文人的案上之砚,自然也独具文人之品格,追求之境界,使其具有 得之象外的人文精神。达官显贵及文豪、书画家等,纷纷藏砚和著书立说,苏轼、米芾是这个时期砚台收藏家的代表。元明两代,民间以砚台收藏著称的大家如项子京、董其昌等不可胜数。有清一代,藏砚之风普天皆兴。纪昀、刘墉等显赫要人,也热衷于集藏名砚,纪晓岚还编撰了《阅微草堂砚谱》。到了民国时期,民间收藏大家也比比皆是,如沈石友将自藏之砚整理编撰出《沈氏砚林》等等。文人的参与,最终使砚台集观赏、研究、收藏于一身,成为精品砚的代名词,市场中的翘楚。

这款被拍出天价的砚台,是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此砚在《钦定四库全书》、《钦定西清砚谱》等皇家典籍中均有着录。此砚整器作卧虎之形,色属澄泥砚中最为上乘的鳝鱼黄,乃吴中供御巧匠根据绛州澄泥配方重新创造之品。该伏虎砚以一椭圆形包袱式紫檀木盒储之,盒面镌刻隶书“虎伏研”三字,盒盖内填金隶书御铭与砚铭相同,下有钤宝二,曰“会心不远”、“德充符”。盒内底镌刻隶书“乾隆御用”并“几暇临池”方印,均填金,雕饰十分精美,应为乾隆书房中蒙皇帝手泽的珍品。

2007年7月,西泠印社拍卖推出国内首届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在该专场中,一方清代伊秉绶等铭大西洞端砚以96.8万人民币的价格夺魁,高出估价8倍。首场古砚拍卖取得了良好的口碑和成绩,专场总成交额1832万人民币,成交率高达98.29%。此后,名砚拍卖专场受到众多收藏者的追捧,2009年的一场拍卖会上,吴昌硕、沈石友、邵松年铭和轩氏紫云砚最终以548.8万元的高价成交,创下了当时文人砚拍卖的世界纪录。2010 年,文人砚市场继续升温,西泠春拍历代名砚专场82方拍品成交率100%,全场最贵的拍品是吴昌硕铭、沈石友铭石破天惊端砚成交价高达235.2 万人民币。而今年5月,中国嘉德上拍的一方纪晓岚铭紫云砚更以586.5万人民币的高价成交。

无独有偶,就在去年底,纽约佳士得亚洲艺术品拍卖周中,一件清乾隆·御制仿古澄泥虎伏砚,连同紫檀刻包袱纹盖盒,估价2万-3万美元,成交价则达到了142.65万美元。

12

砚台的表现还不止于此。

中国嘉德2010春拍“翦淞阁——文房清供”专场上,清康熙御制松花石龙马砚以425.6万元高价成交。康熙帝曾将此砚御赐蒋廷锡。民国二年,此砚辗转流入藏砚名家沈石友之手,并留拓于其砚谱《沈氏砚林》中。民国六年沈石友谢世,藏砚尽为后人散出。昭和三年,日人桥本关雪买下沈石友藏砚,后作为担保品被某银行保管。昭和二十年桥本关雪过世后,部分浩劫遗物散诸海内外,迄今《沈氏砚林》里的名砚仅留存约58方,砚谱中惟一一方松花石砚避开战火,幸留原貌。

其实,砚台拍卖由来已久,但是一直被包含于瓷杂之中。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香港拍卖市场上出现一方17世纪出品、后由国画大师张大千收藏的端砚,经众多买家竞争,最终以38.5万港元落槌。更甚的是,2001年,上海拍卖的一件唐云先生新刻书画的“宋老坑端砚”成交价仅为8万元;中国嘉德一件清初端石“井田砚”以12万元被买走;一年之后,中国嘉德以5万元的价格拍出一方清康熙菠萝纹砚。

2007年,西泠印社推出了“历代名砚专场”,被业内称为“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品拍卖史上首个砚台专场”。砚台拍卖状况由此逐渐改观。首个“历代名砚专场”共汇聚130多方各式名砚,总成交额达1832万元,成交率达98.3%。清代伊秉绶等铭大西洞端砚以96.8万元的成交价成为全场“标王”。以后每年的春秋拍,西泠印社都会推出砚台专场,除2008年以外,每场的成交率均在90%以上。2009 年秋拍“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砚台收藏中堪称“石渠宝笈”级的吴昌硕、沈石友、邵松年铭“和轩氏紫云砚”最终以 548.8万元的高价成交,创下了当时文人砚拍卖的世界纪录。今年西泠印社的“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估价为80万-150万元的吴昌硕铭、沈石友铭“石破天惊端砚”以235万元成交。

古砚因其有文人参与的历史性而被藏家追捧,与此同时,现代砚台也进入拍场成为关注的焦点。2007年,北京翰海推出的砚雕汇集了端歙两大名砚中的顶级作品。端砚有国家级大师黎铿及琢砚名家刘演良的宋坑名品;歙砚作品以王耀、蔡永江、周新钰三位制砚新秀为代表,所用砚石都为唐宋名坑名品,刀法、构图继承古法而饶有新意。中国嘉德2008春拍也推出了10多方现代砚台,包括杨留海、伦少国、梁弘健、姜书璞、王耀、刘演良等的作品,个别砚台估价在50万元以上。

  • 1
  • 2
  • 3
  • 下一页

本文由365bet官网发布于365bet体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古砚拍品连破纪录,砚台收藏价值高昂

TAG标签: 365bet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