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圆明园12兽首称作国宝欠妥,成被商业绑架的拍

天价兽首回归,谁是最大赢家?

图片 1

摘要: 遭拍卖的圆明园12生肖铜像,8年内价格翻了10倍。   8年内价格翻了10倍  包含鼠首和兔首的圆明园12生肖兽首铜像,原本是圆明园海晏堂前“12生肖报时喷泉”中的喷头。12件铜像呈“八”字形,分列在喷水池两旁的人身石台上,每到一个时辰,与之相应的动物口中就会喷水圆明园兽首缘何被炒成天价? 遭拍卖的圆明园12生肖铜像,8年内价格翻了10倍。  8年内价格翻了10倍  包含鼠首和兔首的圆明园12生肖兽首铜像,原本是圆明园海晏堂前“12生肖报时喷泉”中的喷头。12件铜像呈“八”字形,分列在喷水池两旁的人身石台上,每到一个时辰,与之相应的动物口中就会喷水两个小时,而到正午的时候,12具兽首会一齐喷水,景象蔚为壮观。  然而,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劫走大量文物,导致大批国宝流落海外,其中就包括12生肖兽首铜像。这些铜像失踪多年之后,其中的3件终于在2000年再度与世人见面。当年4月底和5月初,在佳士得和苏富比这两家拍卖企业的香港春季拍卖会上,出现了牛首、猴首和虎首铜像。  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流失文物的做法,引起了中国民众的极大愤慨,有关部门和民间机构纷纷要求兽首回归。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保利集团参与竞拍,以774.5万港币拍得牛首、818.5万港币拍得猴首,1544.475万港币购回虎首。  2003年初,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的工作人员又辗转在美国寻访到了猪首铜像的下落,并努力促使收藏猪首的美国收藏家同意转让。2003年9月,澳门爱国企业家何鸿燊捐款人民币600余万元,将猪首铜像购回。  2007年9月初,苏富比公司不顾各界的激烈反对,又以“八国联军—圆明园遗物”专拍之名拍卖马首铜像。何鸿燊再度出手,抢在拍卖会举行之前,以6910万港币的天价购得马首铜像,并捐赠给国家。  至此,12生肖铜像已有5件回归祖国,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回归时这几件兽首大都有伤痕:猴首的右侧有一个核桃大小的凹坑,脖子部位有一个缺口;虎首左眉弓有明显的凹坑,一对虎须也只剩下一小根,内部原来连接喷水管的榫卯处已经残破;猪首顶部有一处凹坑;牛首也有一些划痕。  目前,除了回归的5件兽首外,另外5件——龙首、蛇首、羊首、鸡首、狗首铜像一直不知下落,外界分析,此次出现的鼠首和兔首铜像极有可能是其中有望与世人见面的最后两件。  爱国热情被外人利用  这些年来,有关机构和个人出于对国家文物的爱护,慷慨解囊地购买了一些流落海外的珍贵文物,5件兽首的回流就是其中的代表。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文物的海外拍卖越来越受关注,从而导致回流的代价越来越高,中国文物炒成“天价”的现象频繁出现。因此,通过购买让被盗文物回国的行为引发了一些学者深层次的思考。  “兽首最初每尊只值1500美元”   谢辰生是著名文物界专家、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曾主持起草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撰写《中国大百科全书·文物卷》前言。对于海外文物的回流,谢辰生这些年一直给予高度关注。“外国人开始根本没把兽首当回事。”据介绍,20多年前,圆明园12生肖兽首铜像中的马、牛、虎首,只是流落美国民间的浴室装饰,每尊只值1500美元。圆明园的装潢都是精雕细琢的瑰宝,英法联军1860年入侵时就有计划地掠夺文物,而类似12生肖兽首的铜像在欧洲比比皆是,所以联军没珍藏,反而当作普通装饰散失。接下来的20多年,兽首身价在拍卖会像火箭般一飞冲天。马首于1989年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8.1万英镑成交。到2007年,澳门赌王何鸿燊要用6,910万港元才拍得马首。12生肖兽首铜像在清朝乾隆年间制作,乾隆属马,所以马首制作最精湛,因此按理兔首和鼠首定价不应高于马首。而且,金融海啸卷起,拍卖估价理应降低。   “我不承认它们是国宝”   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说:“兽首算不上是顶级文物,其工艺水平在今天北京的小作坊里就能做到,它不是一件艺术品,说白了,它就是皇家的一个‘水龙头’,是有一定建筑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建筑构件而已,如今拍出2亿多的天价,是商人借侵华历史的屈辱和伤痛赚钱的无良行径。”   对于兽首的合理价格,谢辰生认为,这些兽首绝非国宝,“我不承认它们是国宝。这绝不是国宝。要不是它们跟圆明园挂上钩,价格根本不可能炒到这么高。它们是国耻,是国耻的见证。国耻的见证是不能拿金钱来衡量的。”   “华人买下兽首?可能性不大”   日前有媒体报道,兽首被华人拍下的可能性很大。对此,谢辰生认为,这不太可能。“众所周知,这两件文物是当年英法联军从圆明园抢走的,谁买下了这两件兽首,就等于为当年的强盗销赃。我们国家也一直不提倡这种做法。花2亿多高价替贼销赃,这种做法很愚蠢。”   龚良说:“兽首应当回国,但不应该以回购的方式,要通过外交和道义的呼吁进行追索。如果买了这一件两件,那其余的成千上万件怎么办?也买回来吗?回购只会刺激国际炒家的贪欲,让我们付出更大的代价,并刺激盗墓和文物走私。”   “警惕更大的阴谋”   对于佳士得的行为,《谁在收藏中国》的作者吴树是“阴谋论”的强烈支持者。他说,2005年“鬼谷子下山纹元青花大罐”以折合2.3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这次拍卖创下的纪录把元明清瓷器价格统统拉上了云霄,也让“佳士得”在中国名声大噪,然而,经过他的调查,此罐和它的主人却始终没有消息,吴树不得不怀疑这是佳士得的一次“暗箱操作”。   吴树认为,高价炒作中国文物其实是国际资本阴谋运作的一个切入口。自上个世纪末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突破性进展,中国人的名字开始登陆世界财富榜。与此同时,西方金融危机已初显端倪,那些有着几百年财富经验的国际资本“狡兔”,便在新兴经济体国家寻找新的窟穴,不露声色地把目光盯向了中国新富们刚刚隆起的口袋。每一场阴谋都需要一个切入口。晚清以来,中国的屈辱史和贫穷史给了那些国际资本抄盘手明确的暗示:爱国、爱财,是中国人在大崛起前夜的最佳情绪主题词。于是,那些西方的阴谋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能同时调动“两爱”情绪的中国文物作为切入口,精心策划了一场“以子之矛,陷子之盾”的掠财之战。   在吴树看来,这些“西方阴谋家”还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在他们哄抬中国近代文物赚取暴利的同时,暗地里,他们又将黑手伸向了更珍贵、更值钱的中国高古文物,如夏商周铜器、上古瓷和上古玉……为实现他们的第二步攫财计划‘暗渡陈仓’。“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这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过后,这一部分新流出的国宝,又将成为那些西方古董商炒作的筹码,重现江湖,再次让中国人巨额买单。”   “海外的中国文物,要区别对待”   那么,我们该以何种态度对待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呢?谢辰生认为,文物流失分两个时期,新中国成立前的100多年,中国积贫积弱,任人宰割,大量文物流失,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历史问题。另一个时期是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很多文物因盗墓、走私而流失,主要是经济问题。   对于在海外的中国文物,谢辰生认为,其中有几种情况要区别,“一个是珍贵文物与一般文物,一个是合法出去的与非法出去的文物,一个是过去出去的和现在出去的文物。我们应该分重点来看。是珍贵的,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都一定要收,只要能收就一定要收。我不赞成是中国文物都往回买。一般的没必要买,在外头还能起到文化交流作用。   过去和现在的,应该把重点放在现在,现在很多文物出去,你马上去弄回来还能同时打击犯罪,能在调查过程中提供线索找出犯罪集团呢。而买只能买合法出去的东西,非法的东西绝对不能买,买回来了以后等于承认其合法性了。只能政府通过国际公约的渠道去得到。   几百年前的文物那些好东西基本上已经成为人家的,现在再要回来是很困难了,但能要回来的一定要继续要。”   “圆明园的故事,不应止于愤怒”   龚良说,“下大力气打击盗墓和走私,花大价钱保护国内现存的文化遗产,比起天价收购一两件兽首或许更有意义。”一方面被掠夺的文物高价回流,另一方面中国的文物在不断流失,盗墓贼和走私犯对中国文物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这样的局面让人揪心。   谢辰生说,现在盗墓已经成了一个产业链,从盗掘到走私,再到出现在国际市场,短的用不了一个月时间,一件文物被盗几个月后就能流落到海外市场。前段时间中美签署了有关文物保护的备忘录,联手防止文物流失,打击走私,这才是我们当前更重要的事。   著名文化人梁文道撰文指出,“今天的圆明园能够告诉我们什么呢?它有没有提醒我们,就在今天,就在我们周遭,仍有无数的文物非法外流,仍有可贵的建筑倒在推土机下呢?假如中国人自己不显示出阻止文物毁坏的决心,又如何能像希腊那样在国际舆论上站稳道德高地,赢取广泛的同情呢?”   这或许就是圆明园的故事,留给我们的一些启示。 美国中文网王语瞳综合报道

“你可以不在乎联合国,但不可以不在乎苏富比和佳士得,因为只要他们一联手,就可以拍卖全世界;你可以不惧怕上帝和撒旦,但不可以不提防苏富比和佳士得,因为他们一举槌,就可以摧毁所有上天的造化……”

制图:戴佳嘉  “水力钟”构件兽首几度拍卖引发争议  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是原清朝皇家园林圆明园海晏堂前喷水池“十二生肖报时喷泉”中“水力钟”的构件,为铜首石身造型的铜首部分,由意大利籍清朝宫廷画家郎世宁设计,清宫廷匠师制作,十二生肖形象的十二件兽首人身像以八字形分列在喷水池两旁。十二生肖铜像每天会依次轮流喷水,每个时辰,相应的动物口中就会喷水两小时,正午十二时,十二生肖兽首铜像则同时喷水。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将铜质兽首从石身上砸下来带走。  2000年4月至5月,保利集团在香港佳士得和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以774.5万港元竞得十二生肖兽首中的牛首,以818.5万港元竞得猴首,以1544.475万港元竞得虎首。2003年,猪首的美国拥有者将铜像转让给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澳门企业家何鸿燊将其购回。2007年9月,何鸿燊在苏富比拍卖会举行之前购得马首。目前,这五尊铜兽首皆存于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兽首价格节节攀升,被疑有海外古董商借机炒作。  皮诺家族无偿捐赠回归之后入藏国博  2009年2月,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在法国佳士得公司拍卖,引发全球华人声援追讨,最终,拍卖因中国买家蔡铭超“拍而不买”而流拍。2009年,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流拍之后,有法国企业表示,如持宝人同意,愿意集资购买后归还中国。随后,皮诺家庭从原持有人手中买下这两件兽首。  近期正值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法国皮诺家族宣布向中方无偿捐赠流失海外的圆明园青铜鼠首和兔首。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向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及其父亲致谢。他表示,“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对中法两国有着不同寻常的含义,历史无法改变,或许我们对历史的解释和理解还有某些差异,但我们今天的努力,不仅在续写历史,也在改变历史。皮诺家族宣布捐赠两件兽首的意愿,又为这两件文物增添了新的含义。”  《文物天地》杂志主编朱威昨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称,将在9月或10月归还两件圆明园兽首;宋新潮表示,中方希望能提前至7月,并透露鼠首和兔首可能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五尊兽首下落不明佳士得解禁待观察  2009年佳士得公司拍卖鼠首和兔首时,面对国内一片反对之声,宋新潮曾表示,对这件事“不予理睬是最好的应对”。他说,对由于战争原因被掠夺到海外的文物,国家文物局可以通过许多形式使其回归,但绝对不会采取“回购”的方式,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他也呼吁,海内外媒体不要炒作此事,“炒作的结果,是让那些利用中国老百姓爱国热情的商人投机获利”。  而国家文物局事前曾致函佳士得要求撤拍。佳士得依然进行拍卖后,国家文物局立即发出《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此后佳士得再也未能像过去那样将中国古代书画、古董等拿到中国内地来预展。  此次佳士得虽然成为首家在中国大陆获得拍卖执照国际艺术品拍卖公司,但是其文物拍卖仍被限制。业内人士猜测,法国将鼠首、兔首捐赠中国后,是否会有利于国家文物局对佳士得解禁。据网上查询,捐赠者皮诺是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控股大股东。  ■圆明园学会专家不代表文物回归开始  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法商捐赠圆明园兽首,毋庸置疑“是件好事”;但他同时强调,捐赠并非法国政府的官方态度,仅仅只是法国商人的个人行为,“这是‘绝对的特例’,很难代表圆明园文物回归的一个开始或者起点。”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客观认识流失文物的艺术价值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昨晚发布微博:“圆明园12生肖水龙头只是见证圆明园被八国联军掠夺、焚毁的历史见证,一上拍卖会就被称为‘国宝’,欠妥。特别是把外国人做的水龙头称为‘国宝’,更是欠妥。对它们要有正确的认识,尤其是对它们的艺术性更应该有一个基于中国美术史的正确的认知。”他认为,对于流失文物应该客观地认识其历史和艺术价值,而不是过于政治化的解读文物追讨问题,“对于文物的追讨,重要的是要回归理性,回归国际法则。”驻京记者陶禹舟(本报北京今日电)

这是作家吴澍在他的《谁在拍卖中国》一书的扉页上写下的文字。

苏富比和佳士得—当今世界最庞大的两个拍卖帝国,至今都有200多年的历史,是全球拍卖“双雄”。而它们被中国大众所普遍知晓,则源于近年来一再引起关注的圆明园兽首拍卖,每一次拍卖都牵动亿万国人敏感的“爱国神经”。

尤其是2009年2月,佳士得拍卖行在巴黎拍卖鼠首和兔首,引发华人世界抗议狂潮,国内组织了近百人的律师团赴法抗争,但终究没能成功阻止拍卖。最终,两只兽首被中国商人蔡铭超以3149万欧元(约2.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竞得,但他之后拒绝付款。

2013年4月26日,佳士得大股东、法国皮诺家族在北京宣布,将向中方无偿“捐赠”流失海外的圆明园鼠首和兔首。中国官方对此予以积极评价,认为这一意愿符合有关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公约的原则精神,是对中国人民的友好表示。

消息甫一发布,立刻引发舆论风暴,人们议论皮诺家族这一“不可思议”的行为,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

因为,当年在中国外交部措辞强硬的交涉下,在民众的抗议和律师团的起诉下,佳士得都没有撤拍,皮诺集团的创始人弗朗索瓦·皮诺甚至扬言“宁可将兽首闲置,也不让它们回中国”,现在突然要无偿“捐赠”,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已然人声鼎沸,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的一条微博,将讨论带到了更高潮。

在皮诺家族宣布“捐赠”的次日,即4月27日,陈履生发微博称:“圆明园12生肖水龙头只是见证圆明园被外国列强掠夺、焚毁的历史见证,一上拍卖会就被称为‘国宝’欠妥,特别是把外国人做的水龙头称为‘国宝’,更是欠妥,对它们的艺术性应该有一个基于中国美术史的正确认知。”

顿时,关于兽首究竟是不是“国宝”的讨论沸沸扬扬,支持声和反对声难分高下。但就在这场大辩论中,人们渐渐明白,兽首本身可能并不具备那么高的价值,之所以被拍到“天价”,很可能是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情绪被商业炒作所利用的结果。

十二兽首难称国宝

十二兽首来历很简单,它是位于圆明园东北角的西洋建筑群中海晏堂前的喷泉喷头,由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主持设计,法国人蒋友仁监制,清宫廷匠师制作,成器于清朝乾隆年间。

十二生肖兽首呈八字形排列在海晏堂前的水池两侧,兽首下面是各种坐姿的人身像,兽首为青铜所制,而人身材质尚存争议,人身中空,连接喷水管,每隔一个时辰,代表该时辰的生肖兽首,便从口中喷水。到正午时分,12生肖同时喷水,蔚为壮观。

可见,“水龙头”一说确属事实,那么这个由外国人设计的“水龙头”究竟价值几何?

处在舆论暴风眼的陈履生表示:“圆明园兽首只是一般性的历史文物,而如果将其放到西方雕塑史上来论,又只能说是一般性的雕塑,这些在西方的园林雕塑中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与陈履生持同样立场的还有作家吴澍,他游走于收藏拍卖界多年,写下了“中国文物黑皮书”系列三作—《谁在收藏中国》、《谁在拍卖中国》、《谁在忽悠中国》,分别被《亚洲周刊》评为“2010年度十大好书”和《中国图书势力榜》2011年十大好书。

吴澍表示:衡量一件文物的价值有三个标准:历史价值、工艺(审美)价值、研究价值。“从历史价值看,兽首只有200多年,时间很短;从工艺价值看,青铜器最美最好的是‘早三代’(夏商周),兽首跟它们没法比,‘早三代’的青铜器很多流失海外,没有引起国民应有的关注,把注意力集中在兽首上,是很幼稚很不成熟的做法;从研究价值看,兽首亦不具备。”

他批评兽首:“不中不西,不土不洋,不具备太多文物价值,它唯一的文物价值是记载中华民族在某一阶段的屈辱史,是一件普通文物,难言国宝。”

圆明园文物以稀为贵

由于是外国人设计,兽首不是纯正的“中国兽”,具有西方特点。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兽首中的老鼠不像中国的老鼠,而是西方的鼹鼠,牛有些像西方的斗牛,而老虎更像西方的狮子,因为西方人认为狮子才是百兽之王。

但刘阳的观点与陈、吴两人截然相反,他认为,兽首是有史以来回归的分量最重、价格最高、影响最大的圆明园文物。尤其在经过了2009年的拍卖风波之后,兽首承载了更多的历史意义和民族感情,如果现在再拍,价格肯定要超过5亿元人民币。

刘阳认为,兽首之所以珍贵,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在能确定的从圆明园遗失的文物很少。据他的统计,除了法国枫丹白露宫等博物馆外,全世界能确定为圆明园文物的不过一两百件,再加上兽首牵系着中国人的感情,把它称之为“国宝”一点都不为过。

刘阳表示,兽首回归后应该存放在中国最高级别的博物馆—国家博物馆,而根据他得知的内部消息,兽首已基本内定给国博。他认为陈履生的言论很不负责任,“尤其是当兽首即将回国之际,作为国博副馆长,这样表述很不合适”。

著名清史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王道成教授曾近距离接触现存于保利的3只兽首。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我觉得兽首制作相当精美,牛和虎都栩栩如生,牛的眼睛特别有神。我认为制造艺术水平还是很高的,虽然它只是个喷头,但是相当高水平的喷头。”

王道成同样认为,圆明园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因为现在能够看到的圆明园的文物很少,兽首又是货真价实的圆明园文物,所以自然会附带了爱国情怀。虽然它们是由外国人设计,但当时真正的总设计师是乾隆皇帝,大主意都是乾隆抓的。

圆明园展览馆前馆长谢秀清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整个西洋楼都是欧洲文艺复兴后期的巴洛克建筑,原本在郎世宁的设计中,喷泉雕像全部是裸体人身,但乾隆皇帝认为不妥,遂巧妙地用大自然中的动物做成喷泉,除了12兽首以外,还有谐趣的喷泉,是由一鱼二虾十鸭六蛙二狗二羊组成的动物大家庭,而西洋楼的标志性建筑“大水法”前的喷泉则是“十狗逐鹿”,寓意为逐鹿中原。

爱国主义如何被商业炒作

对于兽首的价值见仁见智,比较有共识的是,单纯从艺术价值来看,兽首的价值并不高,而之所以被抬到天价,主要是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它来自圆明园。

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罩门”,拍卖公司和收藏者才故意将兽首打上“国宝”的烙印,再加上各路媒体跟风炒作,本来不起眼的艺术品投资行为被提升至“爱国”通道。

对于如何炒作“爱国”概念,吴澍在《谁在拍卖中国》一书中这样描述,“在这些‘爱国者’的接力赛中,一些早年碍于有关国际文物公约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干预,不敢公开亮出非法所得中国文物的外国人,纷纷从地窖里搬出家族窝藏多年的‘赃物’,有计划、有预谋地采取树立标杆、借题炒作、充分预展、托买托卖等手段,‘满足中国人的爱国愿望,帮助他们买回本属于自己的文物和古董’(英国报纸语)”。

“由此,在那些八国联军(应为“英法联军”—编者)的后裔帮助下,一场起始于商业目的、被炒作成‘爱国行动’的圆明园文物回归热形成气候,以12生肖铜像为代表的圆明园流散物品,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海外拍场,并且身价节节拔高,屡创天价神话。”在2000年、2003年和2007年的香港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会,2009年的巴黎佳士得拍卖会上,中国人都不惜血本将兽首拍回,目的就是不让“国宝”再度外流,二度受辱。

本文由365bet官网发布于365bet体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把圆明园12兽首称作国宝欠妥,成被商业绑架的拍

TAG标签: 365bet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